亚搏手机版网页登陆-亚搏APP手机版

News center

新闻动态

为了不让那些神奇的森林变成记忆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09-23

森林覆盖着地球上31%的陆地面积,它们是80%的陆地生物的家园。世界上许多濒临灭绝和极度濒危的动物、植物都生活在森林中。森林对于维持这些生态系统而言至关重要。森林不仅仅给动物提供生存之处,它们还是世界各地超过3亿人的家园,并且为所有的人提供生活下去所必须的大量生态服务功能。

  然而人类是如何对待森林家园的呢?

  遍及全球的毁林现象以一种令人担忧的速度继续着——每年有大约1300万公顷(相当于整个葡萄牙的国土面积)的森林被破坏!10年,50年,直至100年后,地球上的森林将会是什么样子?那些神奇的土地会成为永远的记忆吗?

  为了拯救森林,联合国将2011年定为“国际森林年”。

  在这本以森林为主题的专辑里,字里行间隐现着一些担忧:森林面积和许多物种的栖息地仍在缩小、气候变化引发的自然灾难却在增多,旅游景观和都市正在过度开发,人口持续快速增长,等等。这些问题不仅威胁着我们星球上丰富的生命网络,而且还最终威胁着我们自身的福祉。

  TNC 60年保护工作的历程中,我们逐渐意识到在这个地球上,已经没有任何一片栖息地能够逃脱我们人类这个单一物种的影响。但是,并非所有一切都那么令人沮丧,我们仍然怀抱希望,我们会不懈努力。

  消失中的森林

  不容忽视的是,亚马逊、亚太地区和刚果的森林大多已成为遥远的记忆,取而代之的农作物和经济林地也被干旱、洪涝和火灾摧残着;已遭灭绝的物种清单变得越来越长;大量北方针叶林的消亡进一步加快了气候变暖的步伐。

  现在,地球上仅有10%的地表覆盖着原始森林,但是它们曾经的面积是现在的4.5倍。从亚马逊热带丛林到加利福尼亚橡树林,森林和林地不仅仅是树木的聚集,它们有着相互依赖的植物、动物、真菌和细菌的群落,组合起来为人类提供了生存所必需的生活资源和生态服务功能。林地和森林的差别主要在于前者树木之间的空间要更大,存在着更开阔的林冠。

  森林和林地为人类供应着大量的氧气,并且通过吸收温室效应的主要来源——二氧化碳来调节气候。它们还能过滤捕获的雨水和溶化的雪水,将之注入到溪流中,同时为水源提供遮蔽,使鱼类和蛙类拥有凉爽的水环境。此外,天然的森林还能提供数以百万计的可持续的工作机会,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许多农村居民以土地为生,他们从野生橡胶树上收集橡胶,在丛林中采集草药、食物、香料和薪材;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在森林保护地成为向导或者服务人员。

  森林,尤其是热带森林,是地球上栖息地最多样化的区域。在亚马逊雨林西南部,已经找到了将近1500种两栖动物、鸟类、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是美国东部森林记录到的物种数量的5倍。在其他地方,森林保留着远古历史的遗迹。中国温带阔叶林中的植物和美国东南部的植物有着紧密的关联,反映了大陆架漂移分开之前的时代特征。在南美,常绿杉树森林是在冈瓦纳古大陆时期进化的。这个古大陆包含了几百万年前地球上绝大部分的大陆块。许多树木类型可以存活几个世纪,创造了古老的森林栖息地,这种独特的生境对于许多在那里经过很长时间进化的动植物物种的生存,都是必要条件。

  从18世纪早期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将近42%的原始森林消失了,它们被开垦为人类的住所、农业区以及林场。而现在看上去很相似的森林不可能像那些原始森林一样提供所有的益处或者支持一样多的物种。

  目前,为了无休止的农田开垦、伐木、道路建设和开矿,原始森林的丧失速度还在加快,仅存的丛林的质量也在加快下降。

  当它们几乎要完全消失的时候,人们开始更多地意识到原始森林的贡献。它们的益处越来越显而易见了。于是,人们投入越来越多的力量去保护剩余的森林。比如,人们日益感激原始森林在稳定气候方面做出的贡献;因此,有更多的森林被管理起来用于储存碳。例如玻利维亚的诺埃尔·肯姆普夫·梅卡多国家公园,它的面积是纽约长岛的两倍。这个地区的管理目标是通过保护栖息地和保留传统的森林工作,从大气中消除1700万吨以上的碳。

  印尼雨林之泪

  在印尼婆罗洲神奇的雨林里,树木正在成片地被砍倒,以满足西方国家对木制品的需求。其结果就是洪水冲毁了一切,包括村庄、生计、食品供应,并且威胁到许多珍稀物种的生存。在印尼,一个盗伐者的碳足迹(指机构或个人因每日消耗能源而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对环境影响的指标)堪比芬兰全国。印尼是世界上雨林残留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但也是当代森林破坏最快的国家之一,仅次于巴西。经过了10年肆无忌惮的伐木“黄金潮”之后,原来一望无际的绿色地毯已经变得千疮百孔。这些被糟蹋的林地占到婆罗洲森林和泥炭沼泽面积的一半。

  但是,如今就连这片残存的森林也正在受到棕榈油和纸浆用材林以及盗伐者的疯狂掠夺。其来势之猛,不仅危及野生动物和居民的生存,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也大大超出了该岛应承担的份额。

  森林是我们生命的伙伴,树木通过将阳光、水、二氧化碳转变成食物和氧气来支持着人类和动物的生存。科学家估计有42万种被称之为高等植物的物种,它们大多集中在森林里,包括乔木、藤本植物和草本植物。

  人类对于森林的依赖远远超过你的想象。从成千上万种植物中可以找到数以百万计不同的化合物,例如阿司匹林、吗啡和奎宁就是直接从那些化合物中提取的几种重要药物。在中国南方森林中,人们从红豆杉树皮中提取出一种非常重要的药物——紫杉醇。它在1967年被发现,现在被用于治疗各种癌症。

  尽管物种有自然恢复能力和适应能力,但成千上万的物种由于大规模的栖息地丧失和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而处于濒危程度不断加重的风险中。森林则是大量物种的家园。   

  我们需要认识到人类对世界物种的多样性有着方方面面的依赖,从食物,木材、纤维到药物等。每天,现代“生物勘探者”发现着来自不同物种的新的好处,比如粮食作物的野生亲缘物种中的抗病基因,在海鞘上发现的抗癌药物等,不胜枚举。

  不畏台风的红树林身处险境

  红树林生长在陆地和海洋之间的世界中。它们在盐碱沼泽中兴旺繁茂。红树林家族有70个种,对潮间带的区域有着独特的适应性。红树属树木最显著的特点是它们奇特的、适应性强的根系结构。这些根系每天都会有至少一小部分时间全部暴露在空气中,以便呼吸珍贵的氧气。

  在这些树木组成的森林中也居住着一群独特的动物。大群的招潮蟹在潮水减退的时候,行进于淤泥之中,雄蟹摇摆着巨大的螯,吸引配偶,阻止竞争对手;滩涂鱼会爬到树根上吃水藻;喷水鱼从嘴里喷射出水柱,把树叶上的昆虫赶走。在孟加拉和印度广阔的红树林里,老虎潜步跟踪着猎物;河马喜欢生活在非洲西部的红树林里;而奇特的长鼻猴只能在婆罗洲的岛屿上见到,它们以红树的叶子为食。

  红树林还为人类提供木材、薪柴和食物。锯缘青蟹、牡蛎、明虾和长须鲸生活在红树的根系之间,成为人类蛋白质食物的来源之一,还能为出口商带来收入。红树林还是许多珊瑚礁和海草鱼类的托儿所。即使是离岸很远的地方,红树林为像明虾那样的物种提供了生命中一段时间的栖息地,而这些海洋物种又支撑着许多地方的渔业。

  在世界的许多地方,红树林是活的海堤。它们阻挡台风、海浪、飓风的袭击,保护沿海居民的安全。红树林树木复杂的根系和弯曲渠道可以过滤水,并通过截住由河流携带而来或者沿海岸流动的物质,在巩固海岸方面发挥作用。

  如今,世界上已经消逝的红树林面积达3.5万平方公里,几乎是红树林总面积的五分之一。造成该问题的主要原因是过度的木材采伐、修建养鱼池、开垦农田、扩张城市以及度假地。不过,随着人们逐渐意识到红树林的价值,这些森林开始得到保护。像古巴、孟加拉、越南和菲律宾等国家种植的红树林面积已经达到几百平方公里;在中国也有几个红树林保护区。但总体上看,这些森林仍面临沿海经济开发的威胁,保护工作依然面临许多难题。

  森林:自然财富的红利

  最近,人们对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产生了兴趣,特别是原始森林和保存较好的天然林所提供的存蓄水源和固碳的功能。科学家为森林的重要性给出其资源的生态价值,这是一笔巨额财富。与此同时,人们意识到该为这种千万年来都是无偿使用的价值付费了。这样做的最大益处就是政府和公众懂得并愿意为森林保护投入更多资金。

  无论在全球,在国家,还是家庭层面,人类生计对于生态系统都有着完全的依赖,这让我们不得不感概万分。从全球来看,有16亿人口靠森林获得收入或者赖以求生。

  2004年,世界银行对森林收入的重要性进行了研究,范围覆盖3个大洲的17个国家。研究结果显示,林产品为生活在森林里或者周边区域的家庭提供的收入平均占总收入的22%。这些收入多半不是来自高价值的木材,而是源自非木材产品,比如野生食物、草料、盖屋顶用的茅草、药物和薪材。仅是薪材一项就占了所有林业收入的三分之一,并且为三分之一以上的世界人口所使用。

  自然界为人类提供食物和水,维持着人类的生命,但是它的慷慨并不止于此。红树林和珊瑚礁保护着低洼海岸,防止风暴的破坏,并为鱼苗提供育儿室;蜜蜂和其他昆虫给农作物传授花粉,比如苹果和咖啡;树根过滤雨水,在陡坡上固定土壤,防止水土流失和泥石流。科学家们把自然界的这些日常工作称为“生态系统服务”。

  由于持续的自然界的生命被论证为无法估价的,所以经济学家和生态学家试着用货币对生态系统服务进行估价。最著名的是由生态经济学家罗伯特·考斯坦扎和他的同事们发表于1997年的研究,估价是每年33万亿,这个数值比世界上所有经济总合的年度产出还要大。

  在人类的绝大部分历史中,自然界的益处看来似乎是免费的而且取之不竭。但是,当人口数量上升,资源消耗加剧,限制就跃然而出。我们已经开始花费庞大的自然遗产的本金,而不是使用红利来确保将财富留给后代。

  据报告统计,由于过度开采和其他不可持续性的行为,全球有超过60%的被评估的服务功能处于下降状态,这是人类福利危机的警告。其中,最具毁灭性的后果是水质的下降,这使10亿以上的人口缺乏来自溪流、湖泊和井里的安全饮用水。

  历史上已经出现过数次这样的情况,人们开发一种自然服务功能而伤害了其他的功能,并付出惨重代价。上世纪20年代,北美小麦经济繁荣发展,刺激农场主们开垦了美国西部的所有矮草大草原,用农作物产品换取放牧资源。移民们在不知不觉中牺牲了其他两种自然服务功能——保持土壤和抵御干旱。当他们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为时已晚。“黑尘暴”刮走了9000多万公顷的表层土,那曾经是世界上最肥沃的土壤,而且迫使250万人撤离以躲避现在被称为风沙侵蚀的生态灾难。如今,在中国西北部,风沙侵蚀每年正在把几百万公顷的草原变成荒漠,造成中国经济几十亿美元的损失。

  森林固碳的服务功能近年有了新的更重要的价值。森林的光合作用促生出一个新的国际交易市场,来对抗全球气候变化。事实显示,有将近20%的导致气候变暖的温室气体释放是因为森林采伐导致碳重新被释放到大气中,所以植物的碳固存作用的重要性就凸现出来了。

  在60年前,TNC从北美的一片森林保护开始,如今所保护的森林及各类自然保护区已经遍及世界近40个国家。在中国,我们从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云南省开始,保护着梅里雪山、老君山和西双版纳等一片片最重要的原始森林。2010年,我们又在四川开创了社会公益型自然保护地项目,调动社会各方的资金、技术和人力,保护那些在国家保护区之外的林地。同时,在大凉山区,我们开创了川西南林业碳汇、社区和生物多样性项目,通过生态恢复实现森林的多重效益。

  我们对森林如此在意,60年始终如一,是因为我们深知森林之于人类,之于子孙后代有多么重要。可以肯定地说,没有遍布世界各地健康茂盛的森林,人类就没有好日子过!

  文/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首席代表  张爽

  本文摘编自《人与生物圈》2011国际森林年/TNC森林保护专辑


地址:四川省成都经济开发区(龙泉驿区)成龙大道二段1666号C3栋202号
电话:028-80273385 18030500462
邮箱:690876746@qq.com
Copyright © 2019-2030 亚搏手机版网页登陆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图腾环保微信公众号
Baidu
sogou